众乐乐娱乐法日历 | 库里花115万元买下推特头像,NFT到底是什么?

摘要: 2021年9月1日,库里在推特上更换了猿猴头像,该头像价值115万元。2022年4月1日,周杰伦在ins上发文称自己的“猴子”被钓鱼网站盗取。周杰伦所提“猴子”与库里推特头像同属无...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 | 库里花115万元买下推特头像,NFT到底是什么?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 | 库里花115万元买下推特头像,NFT到底是什么?

2021年9月1日,库里在推特上更换了猿猴头像,该头像价值115万元。2022年4月1日,周杰伦在ins上发文称自己的“猴子”被钓鱼网站盗取。周杰伦所提“猴子”与库里推特头像同属无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系列,该被盗数字头像价值超过了300万。

这边普罗大众还在好奇NFT到底是个什么新鲜事物,那边NFT交易市场已经发展的如火如荼,不少人站在NFT的风口,或实现了一夜暴富的美梦,或经历揉搓后感叹NFT市场的“二八法则”。

无论如何,伴随着元宇宙热潮,NFT都进入了人们视野。另一方面,NFT交易引发的侵权问题及NFT交易平台的监管问题也逐渐提上日程。


1 NFT是什么?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非同质化”意味着独一无二。它本质上是具有唯一性特点的可信数字权益凭证,是一种可在区块链上记录和处理多维、复杂属性的数据对象。

NFT的兴起与元宇宙的出现密切相关。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中描述,“只要戴上上耳机和目镜,找到一个终端,就可以通过连接进入由计算机模拟的另一个三维现实。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与真实世界平行的空间中拥有自己的分身”。元宇宙就创建了这样一个三维空间,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化身人进入该世界,并在该空间进行交流、互动等日常活动。当现实世界中的交易转移到元宇宙世界,NFT就具有了意义。

NFT的兴起还依赖于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是一种共享的分布式数据库技术,具有去中心化、集体维护、可溯源、不可更改等特点。通过区块链技术,NFT可以实现资产在数字世界中的确权。


2 NFT的应用

NFT能够提供快速变现通道。除了进行直接的购买和交易以外,NFT在影视行业也有一席之地。2021年9月,由奥斯卡影帝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Zero Contact》使用NFT的形式进行“首映”,成为全球首部NFT电影。《Zero Contact》将全片铸造成NFT,在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进行拍卖,每名买家还可以得到各不相同的电影彩蛋、幕后花絮等内容。

对于作者来说,除了提供快速变现的可能通道之外,NFT的另一个重要意义还在于确认数字资产的版权。例如,你通过互联网软件创作了一幅惊世绝伦的画作,但画作本身并没有相应的权属证明去表明你才是该作品的作者。然而,通过NFT的铸造过程,作品可以上传于区块链并通过技术手段生成权利凭证,著作权人由此可以构建自己对于该画作的专属且唯一的版权,且不可篡改。因此,数字艺术品与收藏品是当下NFT应用最火热的领域之一。


3 国内NFT著作权侵权第一案

2022年4月20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审理一起涉及NFT的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被称为“国内NFT侵权第一案”。该案首次对NFT及NFT铸造和交易的法律性质、NFT交易平台的责任边界等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问题进行了司法实践上的探索。

(1)案情简介

作者马千里所创作的作品《胖虎打疫苗》,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原告奇策公司与马千里签订《著作权授权许可使用合同》后便成为该作品独占性被许可人。被告某科技有限公司系NFT数字作品交易服务平台,著作权人或其授权方可以通过该平台发布数字作品,经过铸造后其数字作品便可以拥有NFT,并呈现“上架”状态。某用户在该交易平台擅自铸造并发布马千里创作的《胖虎打疫苗》的NFT,标价899元进行出售。奇策公司认为被告侵犯了其作品《胖虎打疫苗》的著作权,遂向杭州互联网法院提出诉讼。杭州互联网法院经过审理当庭宣判,判决被告立即删除涉案平台上发布的侵权NFT作品,同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4000元。

(2)法院观点

1.NFT交易仅转移了数字作品的所有权

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从著作权法的意义上看,NFT铸造和交易的过程包含对该数字作品的复制、出售和信息网络传播三方面行为。“NFT交易模式本质上属于以数字化内容为交易内容的买卖关系,购买者所获得的是一项财产权益,并非对一项数字财产的使用许可,亦非对一项知识产权的转让或许可授权”。也就是说,与现实世界艺术品的交易逻辑类似,NFT交易仅仅转移了数字作品的所有权,著作权并不随之转移,数字作品的著作权人仍有权复制、展出、传播或以其它方式实施该作品的著作权。

2.NFT平台的责任边界

另外,网络用户未经原告许可通过被控平台交易《胖虎打疫苗》NFT数字作品的行为,侵害了原告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毋庸置疑。那么,平台的责任边界又该如何界定呢?法院认为,NFT数字作品的出售者应当是该数字作品的著作权人或授权人,平台对于这一事实知道也应当知道,且理应采取合理措施防止侵权发生,审查NFT数字作品来源的合法性和真实性。另外,平台对其平台上交易的NFT数字作品具有较强的控制能力,也具备相应的审核能力和条件亦未额外增加其控制成本。被告作为平台方,未履行相应注意义务,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4 结语

NFT是新一代基于区块链、智能合约的创新应用。随着大量的数字内容以NFT的方式传播和交易,盗版侵权现象也越来越多。与一般互联网上的版权侵权不同,数字作品一旦被铸造成侵权NFT上链传播,将导致链上的信息难以清理。目前国内外的NFT交易大多依赖平台完成。从NFT的铸造到上链再到交易都通过平台进行,在这种新型的版权流转模式中,平台应当对NFT作品承担何种注意义务,在出现侵权的情况下应当承担何种责任,都是业内普遍关注的问题。杭州互联网法院对于“NFT侵权第一案”的判决,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思考。

【参考文献】

[1]真浪数字艺术.热门盘点|2022值得关注的5个NFT领域新趋势.[EB/OL].https://mp.weixin.qq.com/s/9nUF9adB8idUzk8jwwh_NA.

[2]杭州互联网法院(2022)浙0192民初1008号判决书.

[3]威科先行.NFT的法律性质与监管初探.[EB/OL].https://mp.weixin.qq.com/s/yfD6rmebABGwVGRC9WbZng.

[4]猎云网.NFT侵权第一案:Bigverse错在何处?.[E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6392804801220812&wfr=spider&for=pc.

以上文章由众乐乐娱乐法供稿。


【众乐乐娱乐法】是由北京君众律师事务所孵化,并汇集了一批知识产权、侵权、金融、劳动法等领域的资深专家合力打造的专注于文化娱乐产业的法律服务平台。众乐乐娱乐法立足于文化娱乐产业,深耕于法律,懂娱乐,更懂法,携手中国文化娱乐产业,笃定前行!


往期回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