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类NFT的发展前景与局限性在哪里?(头像类NFT)

摘要: 提起NFT,大多数NFT爱好者脑海中可能立刻会浮现出形形色色的 NFT 项目,比如无聊猿、加密朋克,而这些项目不仅在市场具有超高热度,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它们都作为NFT头像存在。...
头像类NFT的发展前景与局限性在哪里?(头像类NFT)

提起NFT,大多数NFT爱好者脑海中可能立刻会浮现出形形色色的 NFT 项目,比如无聊猿、加密朋克,而这些项目不仅在市场具有超高热度,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它们都作为NFT头像存在。

这正是以所有NFT中21%的数量占据了NFT总市值52%PFP类NFT项目,PFP就是Profile Picture,无聊猿、加密朋克这些都是头像类NFT(或称为Avatar NFT)。

加密朋克Crypto Punks,这是一个头像类NFT项目。由于其屡次在国际拍卖行取得惊人成绩,被艺术界人士所熟悉。2021年5月,9个稀有的Crypto Punks在佳士得拍卖行创下约1700万美金的成交记录。

2021年8月,NBA球星库里的推特头像换成了一个猿猴的形象,据报道,库里用55个ETH(大约18万美金)买下了这个NFT头像。

截至2022年1月9日,周杰伦潮流品牌PHANTACi的Phanta Bear头像类NFT在7天的时间内市值迅速上涨至4063万美金

从这些案例中不难看出NFT头像越来越火爆,越来越有价值,发展潜力也越来越大。

NFT头像将如何发展?

NFT头像通常是一个角色的图像,常常是肩膀以上,经常被作为数字个人资料图片使用。绝大多数NFT头像都是独一无二的,并通过算法根据一系列特征(即:服装、配件、发型等)生成,具有不同的稀缺性。

最开始,人们更多地将NFT视为收藏品,但随着它的发展,人们将社交媒体的头像也换成了NFT,这些网友之间互相关注、点赞、转发与评论,还组建起了一个个小社群。推特甚至为用户开通了一个使用NFT头像的付费功能。

就像消费品中的炫耀性消费一样,这些新的数字身份符号让人们能确认他们在该群体中的成员身份以及社会地位。

后期因为在社交媒体中“成群结队”,导致影响力逐渐扩大,甚至开始有名人加入了这个队伍,社群规模与日俱增。

NFT逐渐成为了数字世界社交的新模式,市场规模也随着全球数字化的推进不断扩大。

不过,头像类NFT很考验社区的运营能力,良好的运营会增进社区成员对社区身份的认同感,进而让更多社区成员自发为社区作出贡献。

社区凝聚力的提升将进一步推动头像类NFT价值的提升,外人渴望进入社区的情绪便也会更加强烈。

社区文化便由此而来。

而且,在DAO基础设施蓬勃发展的今天,头像类NFT协议的低门槛和强社区凝聚力将使其迅速成为DAO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可以将头像类NFT看作POAP(Proof-of-Attendance Protocol出席证明协议)形式的身份标签,作为社区的准入门槛。

如果我们再将眼界扩大,头像类NFT也可以充当元宇宙中的Avatar化身,成为社区成员进入元宇宙的前提。一个广阔的元宇宙允许无数个NFT头像社区的存在,社区的集合便是元宇宙居民的合集。

元宇宙爱好者相信,人们的数字身份最终会变得和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自我一样有意义,我们也会相应地产生消费。

他们预测,在元宇宙中,我们不会将艺术品挂在自家墙上,而是将NFT放在的背景中;我们不会购买新衣服,而是为我们的VR形象挥霍皮肤。

因此,可以预见到,世界中的资产将比现实世界中的资产贵!在通往元宇宙的世界里,NFT头像将成为元宇宙世界财富的象征。

头像类NFT的局限性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头像类NFT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局限性。

头像类NFT面对的最大困难就是,它是否会过于局限在某个小圈子,最后慢慢萎缩?

好消息是,各大拍卖行、传统艺术家都在非常积极地探索这一领域。

坏消息则是,绝大多数线上用户仍然不愿意为一个头像付钱,也缺乏版权意识。

一个有争议的地方在于,版权在互联网世界与加密世界中,是否是正义的、符合潮流的以及规律的?

经过市场的洗礼之后,其中很多头像类项目或许都会悄无声息地被淹没。

但是,《NFT·SH拾荒》相信这些项目中一定会跑出一些经典、持久的项目,将这种全新的社交体验发展成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和应用场景。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行业要讯

《NFT·SH拾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