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类NFT的无限可能(下)

摘要: NFT社群内部,成员们共享着同一种身份认同。例如CryptoPunks、EtherRock这样的早期NFT,为其持有者带来了“加密先民”的想象。而头像的买卖让它所代表的身份认同能够...

NFT社群内部,成员们共享着同一种身份认同。例如CryptoPunks、EtherRock这样的早期NFT,为其持有者带来了“加密先民”的想象。而头像的买卖让它所代表的身份认同能够流动起来,不断吸纳一些很有能量的后来者加入,于是这一系列的作品会不断升值,越来越有影响力,越来越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头像类NFT的无限可能(下)

etherrock27和etherrock系列

除了社群给予成员的身份认同,NFT本身也可以塑造个人身份,有观点认为,就像我们现在在社交平台上晒出照片一样,未来越来越多的网络行为和成就,将会以NFT的形式展现。它们不仅是记录数字财产的工具,还是记录数字行为的工具、“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与“印象管理”的工具。当然就现阶段而言,NFT所承载的身份还是比较片面的,更多时候只是一种财富象征,但可以想象在未来,现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映射到Web3世界时,NFT将更大程度上成为社交中确立和展示自我的窗口。

而这当然也离不开NFT头像本身IP的搭建。实际上,这些头像非常巧妙地塑造了一个半开放的叙事空间,让每一个用户用自己的故事填满。这是一个互动与共建的过程,可以拓展出无限可能。

Sup Ducks系列NFT的创造者Franky Aguilar认为,”这类似于人们对电视节目或动画片中的人物产生感情。他们将个性与该角色联系起来,使他们想起自己或他们想成为的样子。”但与传统IP(电视节目或动画片中的人物)相比,头像类NFT只有基本的设定(比如无聊猿是“无聊的”),而没有“作品”(故事情节),除了美学意义上的表现外,对单个作品的个性所增加的背景也很少。

头像类NFT缺乏个性,缺乏深度,不过这绝非缺陷。这和此前爆火的泡泡玛特盲盒是类似的逻辑,“从传递商品到传递情感,从输出产品到输出娱乐”。一些头像类NFT利用了这一点,发掘用户的创造力为IP赋能。例如,用户持有无聊猿NFT,同时意味着他将拥有这只独一无二的猴子的全部商业使用权,既可以做对外授权,也可以二次创作。任何成员均可以用任何方式给无聊猿俱乐部及其品牌赋与新的意义,他们正在把猿猴形象和一切结合,创造出一系列衍生品和属于自己社群的文化。

头像类NFT的无限可能(下)

无聊猿

当下的无聊猿NFT已经形成了独特的生态,成立了包括APE-IN productions、Boring Ape Chronicles、Myth division、Jenkins The Valet:The Writer’s Room在内的一众公司,所涉及的衍生品涵盖音乐、游戏、漫画、图书、潮牌、情景剧等各个领域。在这个过程中,猿猴们的形象也不断丰满起来,比如BAYC #4593,因为有嘻哈背景,熟知音乐和潮流内容,他已经成为了第一位找到工作的无聊猿,目前就职于Complex中文公众号,还给自己起了个昵称,名叫lil bubble·aka·小泡泡。

也有一些NFT头像在铸造之初就已经具备了一些较为鲜明的特点,比如前文提到的加密女巫Crypto Coven系列NFT,天然与性别议题相关;还有Philosophical Foxes系列,每只小狐狸都有独一无二的形象,独一无二的个性、哲学思考,甚至秘密。这些也许能够带来叙事的火花,帮助我们把静态的图像变成一个个故事,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获得更大的叙事权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