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摘要: 2021年,8 月 28 日,NBA 球星库里宣布自己斥资 55 枚ETH(约 18 万美元)购买了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 Kennel )的 NFT 作品——一只“无聊...

2021年,8 月 28 日,NBA 球星库里宣布自己斥资 55 枚ETH(约 18 万美元)购买了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 Kennel )的 NFT 作品——一只“无聊猿”,并在俱乐部社群中发布了一张模仿该头像的自拍,也更换了社交头像。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也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其以 1050 万美元购买了“人类目前为止最贵的微信头像”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看到这里,想必许多人忍不住咂舌道:“假的吧!”

没错,虽然现阶段NFT已经涉足影视、IP、数字艺术品、歌曲等多个领域,不少产品具备增值的潜质,但NFT高价的背后其实少不了名人、明星、各行各业资本家的推波助澜。

那么,NFT价格到底是怎么“炒”起来的?

通常一场炒作具有三个要素:稀缺性、高情绪、示范性。

  • 稀缺性

NFT的价格持续升高也是离不开这些要素,稀缺性这个就不用过多解释了,NFT本身就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割性,如果再加上现实意义,比如是某个著名设计师的绝品,那么这个稀缺性就会加强。

但,稀缺性存在价值吗?

给数字物品“确权”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但将这一物品放在现实生活中,它依然具有价值吗?

稀缺性本身不能赋予任何物品价值,它的作用在于强化有价值物品的价值属性。

比如一幅毕加索的真迹与赝品,世界上都只有独一份,但只有真迹才具有价值。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 高情绪

在一件新出的NFT作品时,如果利用某种手段,比如新闻发布会、品牌联名、紧跟社会热点,或者用把作品烧掉这种手法得到社会的关注,就会在社会上产生较高的操作情绪,传播性和共识就会爆炸增长。

2021年3月8日,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的作品《Mornos》(《白痴》),被其持有者烧毁并全程视频直播。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画作持有者此前已经使用区块链技术保存作品,在视频的火光中,伴随着实体艺术的销毁,我们看到新的NFT数字艺术品的诞生。实体作品虽然被销毁了,但画家本人仍然拥有作品的所有权。

有人认为“这次焚烧事件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表现”,也有人认为“这完全是一种赚钱‘噱头’”

虽然这一焚烧艺术品的行为引起了多方观点的对立,但无论是哪种说法,都不能反对销毁艺术品的表演给创作者和作品本身都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最终,该NFT作品以约合人民币247万元的高价被卖出,相当于当初9.5万美元购入画作的4倍。

  • 示范性

在得到一个新的事物之前,大多数人都不会轻易尝试,这个时候如果有名人或大拿站出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么这个新鲜事物就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目前,名人、明星、收藏家、艺术家......纷纷入局,在名人的带领下,各行各业的玩家也下场了。

前有波场创始人孙宇晨花费1050万美元购买人生中第一个头像,后有著名导演王家卫根据其电影《花样年华》的幕后花絮拍出了一张 NFT,在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得 430 万港元(553,000 美元)。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2022年1月1日,元宇宙平台Ezek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PHANTACi首次限量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幻象熊),发行上限10000个,单价为0.26个以太币(约人民币6200元),总价超6200万元。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周杰伦一吆喝,杰迷一下子便疯狂起来。”

由于周杰伦的加持,平台销售通道刚打开便涌入大量用户,网页一度陷入卡顿状态,5分钟内即售出3000个,约40分钟全部售出。

一个NFT产品就能赚上千百万,如此疯狂的高价使得不少人纷纷加入这场赌局。

一个NFT头像价值千万?“假的吧!”

对于有钱人来讲,NFT是一次投资游戏,而对普通人来讲,NFT是一场没有输赢的豪赌。

作为普通玩家,无论你是局中客还是局外人,都应保持独立思考,谨防被高价漩涡完全吞噬。

天底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只有当热潮退去,我们才能看清NFT疯狂背后的真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