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摘要: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宇浩新年1月1日,“中国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北京举行发布会,意味着数字藏品的合规交易进入了议程表;几乎在同一天,浙江省浦江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因数字藏品交易...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宇浩

新年1月1日,“中国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北京举行发布会,意味着数字藏品的合规交易进入了议程表;几乎在同一天,浙江省浦江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因数字藏品交易引发的买卖合同纠纷,因为1100块钱,官司拖了将近半年……这种魔幻而跌宕的情节,几乎就是2022年中国数字藏品行业的缩影。

什么是数字藏品?

过去一年,你可能多少耳濡目染过一些解读——“简单来说就是把你的照片、声音、文字、视频放到区块链上,变成具有唯一性、不可分割性和稀有性的数字作品”,“再通俗一点,就是给每一件物品都配上一个独一无二、不可篡改的身份证号”。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同样在过去一年,这个国内区块链界最为瞩目的领域,从乘风破浪到猛踩刹车,从巨头扎堆到黯然离场,成了剧情最丰满、故事最密集的滩头阵地。

从2022年4月起,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启动了国内首张数字藏品口碑榜,旨在用最客观的角度,记录数藏行业的发展与变化,规范数藏行业的体系与标准。

新年伊始,数字藏品行业正在以一种克制而冷静的状态迎接年关,当我们回看往期的33期榜单,也能清晰地梳理出2022数藏界的高低起伏,以及那些疯狂与争议并存的节点。

4月-6月

【关键词:狂奔】

杭州人Cris的手机里,至今还躺着一款名为《吃石榴的黑岩食客》的藏品,每次翻出来欣赏时,那段“疯狂时光”的记忆也会随之浮现。

2022年5月14日,在保利春拍专场中,由唯一艺术发售的“疯狂食客俱乐部”的两款藏品版权,分别拍出48.3万和20.7万的价格,也成为彼时国内数藏行业达到鼎盛时期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得益于敏锐的嗅觉,当初买下《吃石榴的黑岩食客》,Cris只花了199元,4月底,有朋友托人找来,委婉问能不能30000块卖给他,“早在保利拍卖之前,‘疯狂食客’就已经成了SR级”。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Cris并未理会,对他来说,那种“人无我有”的优越感才是最重要的。事实证明,很多藏家入坑NFT,也都是因为这种独一性,“可以显摆”。尽管时至今日,已经鲜有人再谈起这个曾经的头部IP。

“那段时间,藏家们都有种莫名的信念感,觉得数字藏品不仅仅是用来博眼球的,海外有‘无聊猿’,咱们国内的数字藏品也可以有超乎想象的收藏价值。” Cris说。

4月10日,数字藏品口碑榜张榜首期,鲸探联手当代艺术家黄玉龙发售的《四大天王》系列,上架五分钟内40000份售罄……一场数藏界的饕餮盛宴眼见着正在急速演进。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到4月底,阿里旗下平台鲸探交易总额达到6200万元,藏家突破100万人,而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ibox日流水一度超过亿元人民币,藏品总值更是被推到了令人咂舌的100亿元。

整个市场,进入到一种亢奋而灼热的情绪中。

NFT从业者、杭州萌娜丽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之一的郑鹏告诉记者,去年3月开始,每月新入局的平台差不多有100家,到6月底,平台总数已经接近700家,其中还包括25家上市公司,以及人民网、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参与的数藏平台。

歌舞升平下,隐忧也逐渐显现,除了炒作、非法集资等乱象,甚至有平台发行粗制滥造的图片,谎称上链进行销售。在5、6月的多期榜单中,我们的特约测评员,如中国美院动画系副教授韩晖、浙江大学美学教授王杰等,都怒怼过此类现象。

呼吁终有回响,6月30日,在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牵头下,百度、腾讯、蚂蚁、京东等近30家机构联合在京发起《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明确要求反对数字藏品二次交易和炒作、提高准入标准,乱象才暂时得以遏制。

7月-9月

【关键词:潮落】

根据头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NFT市场规模已超过400亿美元,以蚂蚁链的销售额以及全球NFT增长率为基础,预测出中国市场的规模,将在2026年将达到295.2亿元。

但没想到,2022刚进入第三季度,拐点和漩涡就接踵而至。

“麻薯”是鲸探平台的资深用户,目前持有各平台的数字藏品超过500+,去年7月初,她关注的某平台发行的“战国铜钱”系列,突然微信小程序显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永久封禁”。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从6月至7月,微信封禁了近百个数藏相关的小程序和公众号,并发布新规,账号凡涉及货币相关的发行、交易与融资等内容,一经发现,严惩不怠。

暗流涌动下,一场大洗牌在所难免。因为要得到第一手的藏品发售信息,“麻薯”之前加了十几个微信群,去年年初时,新人因“满员”无法入群是常有的事,“某某藏品又没抢到”也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话题,但到了年中“麻薯”发现,很多群渐渐不再聊天,不少平台方的群主也像入秋的蚱蜢般没了影。

用户增速急剧下滑,但平台数量还在盲目疯涨(最高峰时达到2000家),最终结果就是数字藏品陷入大面积存量,流动性降低,“有些藏品前一周还是超级IP,后一周就跌价80%,太魔幻了。”Cris感叹道。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7月发布的数字藏品口碑榜中,测评团成员们就曾呼吁平台和藏家都要“理性入市”,否则市场很快就会有“祛火”动作。果然,8月16日,腾讯旗下数藏平台幻核发布公告,正式停止数字藏品发行,并进行全面清退。

这一消息,给了野蛮生长中的国内数藏行业当头一棒,除了让局内外人重新思考NFT的价值,也标志着市场正式潮落,进入蛰伏期。

10月-12月

【关键词:蛰伏】

跟郑鹏一样,许多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进入NFT产业链,试图在鸿蒙初开中搜寻机会,但市场的风云突变,又让他们不得不持续调整策略,还有心态。

2022年底,郑鹏所在的杭州萌娜丽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始摸索主打社交的“元宇宙互动场景”;而“麻薯”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出手购买新藏品,持续的观望,是因为市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能刺激她神经的藏品。

正如10月-12月的口碑榜,在观测追踪藏品的过程中,测评团成员们也时不时会有“无从下手”的感觉。

一方面,由于幻核倒灶,许多中小平台连锁反应不断,艺数链、元境Meta、元狐艺术等近百家平台宣布关闭,藏品类别大大减少。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另一方面,流量不断向大平台集中,迫于完售率等压力,像鲸探这样的头部,只能屡屡选择黄钟大吕式的“博物馆线”藏品发售,给外界造成“过度求稳”的印象。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据一份业内报告透露,去年第四季度清退的平台中,至少有二十家公司都成立于半年以内,而另一部分公司则于半年内进行了经营范围变更。人人都想来“热钱”里分一杯羹,却又快速在混乱中陷入挣扎。

冷静下来后,“标准化”也成了整个行业在去年年末的主风向。

继《数字藏品合规评价准则》与《数字藏品通用标准 1.0》后,广东省互联网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等机构出台了《发行NFT数字藏品合规操作指引》;而国家级与地方级监管部门也加快了动作,国家版权局直接启动《国家版权局等四部门启动“剑网2022”专项行动》,其中就有针对数字藏品交易的大篇幅风险警示。

潮水退去,泡沫散尽,“裸泳者”离场,市场在缓慢重筑的过程中,同时也保留了希望。

不久前,工信部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天工数藏”发行了首批工业化数字藏品,主管部门亲自下场,一方面留存了行业存续的火种,另一方面也肯定了国家文化数字化大背景下数字藏品的价值。

而在去年11月,由文化和旅游部产业发展司牵头的“中传新文创”成立,作为“首家开通二级市场的国企平台”,这是否也是数字藏品二级交易有所松动的信号?

2022年,我们用33期口碑榜见证数字藏品行业的起落

鲸探新上线“空间”功能,游向元宇宙

站在新年伊始回望,虽然经历了魔幻的2022年,但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典型应用,NFT在培育公众认知、推动数字化进程等方面,还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新的一年,如何找到价值与秩序的平衡点,在创新中走得更加踏实,也是每个从业者都值得思考的命题。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麻薯”为化名)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