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摘要: 2022年伦敦弗里兹、“艺+巴黎”,以及秋季在伦敦、纽约举行的大型艺术品拍卖会的成功调动着艺术市场的信心。然而,在全球经济疲软论调下,2023年的艺术市场将走向何方?艺术市场是复杂...

2022年伦敦弗里兹、“艺+巴黎”,以及秋季在伦敦、纽约举行的大型艺术品拍卖会的成功调动着艺术市场的信心。然而,在全球经济疲软论调下,2023年的艺术市场将走向何方?

艺术市场是复杂的,所决定它的不仅是经济因素,还包括文化和社会变化伴生出审美趣味的变化。《阿波罗杂志》艺术市场评论人简·莫里斯(Jane Morris)从经济、艺术、技术等多个角度分析2023年的艺术市场。然而,所有对于市场的预测往往充满了不确定性,或许,待走过2023才可见出分晓。

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2022年11月底,观众在“迈阿密海滩艺术展”

经济

2022年的艺术市场以创纪录的高位收官。虽然许多人看跌,但11月在纽约秋拍总额达到32亿美元,2022年最后一个大型艺术博览会“迈阿密海滩艺术展”依旧大卖。 11月底,国际金融协会 (IIF)预测,因为“俄乌战争”等因素的影响,2023年的全球经济将与2009年一样疲软。 国际金融协会预测英国和欧元区经济将陷入衰退,美国将陷入停滞,但对中国经济的前景却持乐观态度,前提是走出疫情。

经济低迷时期,艺术品的销售额会随之下降。 根据 《艺术经济》(Arts Economics)的数据所示,全球经济衰退中的1991年和2009年,其艺术品的交易量分别较上年下降了64% 和36%。这个数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因为美国在当时几乎占据了艺术市场的一半份额。

现在看来,艺术市场很可能会在2023年收缩,但不会达到1991年和2009年的水平。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富豪,可能会保护高端艺术品市场,以保证自己所持有的艺术品的价值。

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NSC是2013年在越南河内成立的独立艺术家团体,它始于一群朋友建立的公共空间。《Tuần Mami:越南移民花园》(2022)是将艺术作品视为环境、平台或者情形的“行为装置”。卡塞尔文献展作品。

艺术

在2022年,博物馆展览和双年展中的作品与市场上销售作品之间的鸿沟似乎很大。这一鸿沟将在2023年收窄。

去年夏天,威尼斯双年展的主要展览被几乎被遗忘的女性艺术家的超现实主义、局外人和科技作品所主导。尤其是罗马尼亚女性艺术家阿狄娜·潘提琳(Adina Pintilie)和比利时艺术家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的影像作品在所在国家馆的表现令人关注。卡塞尔文献展似乎离开艺术市场更远,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策展小组ruangrupa展出了50多个非西方集体的艺术作品和工作坊方案。与之相对的是今年6月,拍卖和艺术博览会上的大新闻是一批“潮流艺术家”的崛起,他们大多是浮华的年轻画家,几乎没有美术馆的展出记录,但价格却高得惊人。

这种情况似乎即将改变。博物馆和美术馆的策展人将继续他们“政治正确”的议程、对女性、有色裔艺术家的作品将持续在展厅亮相。但2023年的展览日程主要是20世纪伟大艺术家的重量级展览——与劳森伯格齐名的美国画家、雕塑家塞·汤伯利(Twombly)的大型展览将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举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带来欧姬芙的展览。奥地利维也纳将举办克里姆特大展,芝加哥艺术学院将有梵高大展,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将展出迭戈·里维拉、马蒂斯大展将在东京都美术馆举行,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将巡展菲利普·加斯顿……其中最大型的活动为纪念毕加索逝世50周年38家博物馆将陆续举办42场展览,目前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立体主义和错视画传统”就是其中之一。

与此同时,NFT几近崩溃、新兴流派(如现代和当代非洲艺术)正在降温。11月纽约秋拍市场份额排名前十的艺术家都是典型的已故白人男性。市场总是清醒的,虽然有些人可能斥之为“保守主义”冒头。

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2022年7月,曼彻斯特美术馆,两名气候问题抗议者在特纳作品前。

环境

谈及环境问题,艺术界很大程度上落于潮流之后,认为与石油、农业、时尚产业等产生庞大污染的行业相比,艺术只是小菜一碟。 但目前态度已经在改变,虽然尚不清楚会否在2023 年转化为行动。

自从气候问题抗议者意识到博物馆名作的非凡关注度将展厅变为其发声的舞台,博物馆就一直处于环境问题抗议的前沿,这也促使博物馆与英国石油公司等赞助协议的终止。

在2021年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以后,艺术行业争先恐后地加入画廊气候联盟。目前已有超过 600家画廊、艺术博览会和拍卖行作为成员,其中包括佳士得、苏富比、巴塞尔艺术展和高古轩等,按成员签署的协议,到2030年碳排放量将减少至少50%。

艺术品市场面临的最大环境挑战是对商务旅行的依赖,以及向世界各地的博览会、拍卖、展览、双年展和藏家运送作品的。虽然尚不清楚协议的落实,但目前全球博览会出人意料地反弹至330个左右,艺术博览会已经回到了2019年的水平,不少艺术机构在其最近的文化产业报告中表示,“高端艺术市场面临可持续发展的挑战”。

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2022首尔弗里兹博览会现场。

亚洲

苏富比在香港举办首场拍卖至今已有50年,自那时起,香港的定位是发展成为与伦敦和纽约齐名的三大国际艺术市场中心之一。

但或因为疫情防控原因,香港现当代拍卖额明显下滑。3月举行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将比 2019年缩水三成。艺术市场开始在亚洲其他地方布局,新加坡、首尔、东京相继举办艺术周,引入弗里兹等艺术博览会。

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苏富比香港拍卖

但就目前而言,艺术市场仍看好香港。 富艺斯将迁往西九龙M+博物馆附近的一座新大楼,而佳士得将于2024年迁入香港中环亨德森大厦内更大的总部。中国香港地区仍然是亚洲城市中西方画廊数量最多的城市。

展望2023|不确定性的艺术市场,走向何方?

年轻艺术家Marie Maillard的NFT系列作品“FLOW”,可以在画廊Minteed上观看。

技术

尽管加密货币在2022年崩盘,但人们对区块链的兴趣却依旧。尤其在疫情暴发后,一系列艺术和科技项目已经启动,预计2023年还会有更多。

大多数人分为两大阵营。2022年底试运行的“Minteed”从法国最大家电零售商Fnac获得了300万欧元资金支持。Minteed帮助艺术家“铸造”数字艺术品,并设想了一个低于大众艺术品市场的销售价格,并将它们呈现在画廊中供收藏家观看。

Arcual属于另一个阵营,主要为现有市场的服务提供商。 Arcual于2022年秋季又巴塞尔艺术展的母公司MCH集团、瑞士藏家玛雅·霍夫曼(Maja Hoffmann)的LUMA基金会和BCG Digital Ventures(波士顿数字化风险投资公司)资助推出。与其他公司相似,它使用区块链来注册、验证和追踪艺术品的来源。Arcual还可以在其适用地区转售艺术家的NFT作品。

这些企业都发现了市场中潜在的空白。每年有成千上万的艺术生离开艺术学校,他们一时无法找到画廊代理。同时潜在的大量买家想要一件原创艺术品,但无法负担至少1万美元的“入门价”。事情看似一拍即合,但真正建立信任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和数百万美元的投入。

同时,艺术家、美术馆、画廊都证明了区块链注册的真实性、但与比特币一样,在艺术市场开展业务存在着问题:预计2023年会有更多初创公司试图寻找技术的解决方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