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机遇还是风险

摘要: 去年,无聊猿的热潮席卷全球,各个大厂纷纷入局数字藏品,但这股风潮来得快去得也快,目前,数藏似乎进入了“寒冬”,在“寒冬”中的年轻人该何去何从,他们一夜暴富的梦想,还能实现么?数字藏...

去年,无聊猿的热潮席卷全球,各个大厂纷纷入局数字藏品,但这股风潮来得快去得也快,目前,数藏似乎进入了“寒冬”,在“寒冬”中的年轻人该何去何从,他们一夜暴富的梦想,还能实现么?


数字藏品,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简单来说,就是给作品配上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身份证”。 1992年,元宇宙一词首次被提出。去年,随着无聊猿的大火,NFT这一词作为元宇宙的延伸概念之一,也随之在海外兴起。据 Coingecko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5 月 12 日,NFT 总市值约为 169 亿美元,日交易量超 110 亿美元。 随着这股风潮席卷国内,去年,各个大厂,包括阿里、腾讯、网易、蚂蚁集团、京东、百度、小红书、B 站等纷纷布局数字藏品,据悉,仅 2021 年一年,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就达到了 38 个。数字藏品发售数量约 456 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 1.5 亿元。 然而,这幅风潮仅仅维持了一年多,就迎来了“寒冬”,最先倒下的大厂,是腾讯的幻核。今年8月16日,腾讯宣布停止幻核数字藏品的发行,用户可以选择退款或者继续持有。

数字藏品,机遇还是风险

数字藏品为何暴涨之后,突然引来断崖式下跌?而那些被困在其中的人,又该何去何从。

1

“有的平台起飞很快,可能几天藏品价值就会翻几倍。但这时候考验的就是你自己的耐心和稳定。” 这是一个玩了一段时间的数藏玩家说的,他在数藏里挣了不少钱,他的秘诀就是“看准时机,跑得早,赚得多”,现在的数藏平台百花齐放,需要自己睁大眼睛去辨别。 2021 年 6 月 23 日,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基于蚂蚁链发布了国内首款 NFT 交易皮肤敦煌飞天和九色鹿, 全球限量发行 16000 张,两款皮肤发行当天被瞬间抢光, 热度空前。

数字藏品,机遇还是风险

有人玩数藏是为了数藏,毕竟当时大多平台发售的藏品都是和一些博物馆和大型景区联合发售的,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然而,“收藏”之外,数字藏品也吸引了这样一部分玩家,他们并不是出于对艺术品的喜爱,或者真正支持新兴技术,而是将其视为一场“投资”,企图在交易过程中通过溢价获得高额回报,实现一夜暴富的梦。 这里面,年轻人居多,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在2022年的数字藏品消费者中,53.3%为青年群体。 想要从中赚钱,那就必须要接受其不稳定性,像ibox,4、5月份的时候市值突破了一百亿,但如今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可想而知有多少人被套在其中。 “高风险高收益,快进快出才是正确玩法。不要去跟风去追涨或抄底,大多数人没那么好的心理素质”。 “也有很多学生玩数藏,甚至拿学费去玩,最后都没了。这对年轻人来说就是一场赌博。” 这是一位数藏资深玩家说过的话。

2

“万物皆可NFT”。 2022年,随着市场发展,越来越多的数藏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正规大厂和草台班子同唱一台戏,一副欣欣向荣的局面。 但对大多用户来说,大厂作为背书更具有吸引力,不只是有更好的安全保障,未来的发展也更为光明。 据产业区块链资讯平台“链新”统计,2022年开始,幻核的销售量飞速增长,4月的月度销售额近2000万元。幻核不管推出什么样的藏品,都会被一抢而空。

数字藏品,机遇还是风险

然而,由于其发展尚处于早期,数字藏品一直未推出相关的规定,金融监管也不允许私自开放二级,无法进行转增。幻核的人气在几个月后直线下降,推出的藏品甚至出现了滞销的现象。 对一些人来说,不开二级,就赚不到钱,不可能去里面当一个收藏家。 ibox的崛起,吸引了一大批的玩家。尽管ibox声称不支持炒作,但用户注册之后,却可以进行藏品的自由买卖。iox依靠在二级市场手续费的收取,赚的盆满钵满。 狂欢之后,一地狼藉。 “我当时是在最低价买入的,准备在手里放着,等涨高的时候再卖出去。可没想到,历史最低价一直在被刷新,我被套死了。” 由于监管政策的不明朗,数藏平台良莠不齐,各种野鸡台子频频出现,炒作之风愈演愈烈。甚至有很多平台在圈完一波之后直接跑路,使得数藏行业声名狼藉。 今年6月,微信推出的规范里加入了针对数字藏品的相关条款,多个平台已被封号。

数字藏品,机遇还是风险


3

2022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提出了6条行为规范。

数字藏品,机遇还是风险

7月6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主编《数字藏品应用参考》发布,从现状、风险、规范、资质等方面进行专业论述。 虽然相关部门已经开始重视起数藏行业的监管问题,并出台了一些相关规定。 但如今,国家出版的一些文件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更明确的法律法规条文来进行约束。相比一些资格文件都没有备齐的小平台,大平台会显得更加谨慎一些。 最近,数藏行业经历过“寒冬之后”似乎有一点回暖,但11月的清退潮刚刚过去,众多玩家的红利期似乎也过去了。现在,数藏到底是进入了一个发展期,还是另一个寒冬,不得而知。 相较于国外 NFT 市场和用户规模来看,国内数字藏品市场目前仍处于早期阶段,有着巨大发展潜力。 但不管潜力如何,这一次的寒冬注定会让很多人先冷静下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