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投资人:元宇宙已走出幻灭期,到达爆发拐点

摘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以变应变,是不确实时代的生存法则。曾被《华尔街日报》称为“人类最后的希望”的风险投资行业,长久以来,在云谲波诡的非理性世界里寻找着理性的答案,从无数天马星空的构想...
对话投资人:元宇宙已走出幻灭期,到达爆发拐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变应变,是不确实时代的生存法则。

曾被《华尔街日报》称为“人类最后的希望”的风险投资行业,长久以来,在云谲波诡的非理性世界里寻找着理性的答案,从无数天马星空的构想中识别出有价值的种子,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和财力悉心栽培,将其培养成独角兽、上市,最后功成身退,巨额的财富在时间的“矿场”中形成。

但这并非易事,在华映资本董事朱彤看来,这需要风险投资机构在行业的变化中总结规律,寻找机会,在各个周期之间推动下一个浪潮的到来,经济追随资本之帆不断更新前行的航向。

这便是大家对于风险投资机构喜好追风口、炒风口印象的来源。实际上调整投资赛道、调整投资节奏是风险投资机构的“家常便饭”,亦是他们应对变化的生存之道。

朱彤观察到,消费者的注意力在变化、资产配置结构在变化、基于能源材料等领域的创新在蓬勃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呼之欲出。

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新物种?

自2008年成立至今,华映资本成功跨越了多个经济变革和技术迭代的周期,从web1.0到web2.0,投资了近300家企业,其中大部分与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相关,时下互联网即将迈入“共建-共享”的3.0时代,而下一代互联网的两个基础产业链一个是面向新交互、新体验的元宇宙(metaverse),一个是面向新生产关系、新数字资产的区块链(blockchain)。

朱彤认为,元宇宙将引领下一代互联网新基建、新内容、新应用、新体验的创新浪潮。新入局的创业者应把握颠覆式创新机会,而不是渐进式创新机会,目前对于第二种类型的创业者窗口期在快速关闭。

那些掌握高壁垒核心技术,拥有卓越产品定义及供应链管理能力,或者具备细分行业端到端深度耦合能力,具备丰富的生态资源、战略资源的企业更有机会胜出。

朱彤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他相信在未来的3到5年将诞生一批非常有潜力、成长性、创新力的企业,不仅仅是在AVR方向上,更在面向各个行业的泛元宇宙领域。

从大消费投资到元宇宙投资的引领者,华映资本如何在成立14年之中,在不断变化的经济周期和政策环境下,洞察到细分行业的变化?如何保证管理基金规模稳步增长?在寒冬之际,为何可以潜心研究行业,判定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

钛媒体创投家深度对话华映资本董事朱彤,探寻华映资本跨越周期的答案。以下为对话摘编,略有删减:
对话投资人:元宇宙已走出幻灭期,到达爆发拐点

华映资本董事朱彤

谈机构,14年穿越周期之变

钛媒体创投家:以前外界对于华映资本认知是消费赛道投的非常好,现在这还是华映资本对外的标签吗?

朱彤:华映一直坚持以“数字化”为主线,持续迭代,扩大边界,围绕着创新做投资。

早些年更多地布局数字内容、消费互联网、TMT行业,其中消费赛道的投资一直维持比较高的水准和开枪频率,也投资了一些更贴近消费者生活的企业和品牌,给外界留下的比较深的印象。

随着消费互联网流量见顶,近年来布局的领域延伸到消费升级、硬科技、企业服务方向,所以华映资本的标签并不局限于消费赛道。近年来,我们在硬科技和企业服务方向上逐年加大了投资权重和比例。综合来看,华映是一家在大消费、硬科技、企业服务和数字经济等方向上广泛布局的综合性私募股权基金。

钛媒体创投家:目前华映资本主要关注哪些赛道?在主要赛道中投出了哪些优秀的项目?

朱彤:未来的5年里,我们主要围绕三个大的方向进行投资布局:

第一块是围绕新国潮、出海和供给侧创新的大消费赛道,过往投资的企业包括和府捞面、黄天鹅、白小T、Beaster、hibobi、自嗨锅、研卤堂、涨客舟、小乔体育、多燕瘦、宠幸等。

第二块是围绕自主可控、前沿技术的科技和企业服务赛道,已经投资的企业包括BOSS直聘、微盟、天云大数据、机智云、本源量子、企企通、星尘数据、中科融合、心鉴智控、石墨文档、渊联技术、灵犀、听云等。

第三块是围绕下一代互联网新基建、新体验、新交互、新应用的元宇宙和Web3.0赛道,已经投资的企业包括众趣科技、奇点临近、蜂巢科技、中科海微、biteye等。

钛媒体创投家:华映投资不同赛道的通用底层逻辑是什么?以及最看重创业者哪些品质?

朱彤:底层逻辑是围绕创新做投资,以需求为主题,以技术为支点,牢牢践行第一性原理。

坚守4个原则,把握新机遇、孵化新技术、助力新模式、培育各领域的“专精特新”。

华映内部一直践行“3*3投资方法论”,把握三个方向,每个方向重点关注3个变量。具体而言,第一个方向是投强趋势,在强趋势之下看项目所处阶段、规模大小、增速如何;第二个方向是投行业前三,判断要素包括团队、产品和技术、数据;第三个方向是投高壁垒项目,从稀缺性、窗口期、长赛道三个维度判断。

另外对于创业者的品质,每个细分领域我们侧重点会不同,取决于行业特点和阶段。比如科技方向的投资,我们比较喜欢掌握核心技术,并且过往在该领域取得过一些成绩的创始人或团队,除了在其领域有比较深的认知水平之外,非常看中创始人的学习能力,因为市场是不断变化的,没有一劳永逸的技术,也不存在一招鲜吃天下的打法,优秀的学习能力和适应环境变化的决策能力是创业团队最终可以胜出的关键。

钛媒体创投家:华映在投资节奏是保持怎么样的频率?

朱彤:我们并没有给自己设限,比如一定每年要投出多少个项目或多少金额。在过去的三年疫情期间,依然保持稳中有升的投资节奏。

钛媒体创投家听说华映在新加坡也有团队,为什么选择新加坡?

朱彤:主要是政策、人才、地理位置的综合考虑,另外华映资本成立伊始也是在新加坡,我们对当地的环境比较熟悉,也有比较好的资源可以协同。

钛媒体创投家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您如何总结2022年。

朱彤:2022是“波澜不惊、暗流涌动”的一年。

宏观来看,经济大环境不容乐观,中美关系、俄乌战争、疫情影响、地缘政治等等不确定因素加剧,中国政府、资本、老百姓都要准备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对于风险投资行业来说,也并非“一潭死水”。

华映在行业变化中总结规律,寻找机会,在各个周期之间推动下一个浪潮的到来,我们看到消费者的注意力在变化、资产配置结构在变化、基于能源材料的创新在蓬勃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呼之欲出。

所以在2022年,我们看到了当前不得不面对的困难,也看到了后浪的蓄势待发。

谈行业,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

钛媒体创投家:在怎样的契机下,华映资本成立了元宇宙基金?

朱彤:元宇宙将引领下一代互联网新基建、新内容、新应用、新体验的创新浪潮。

华映资本自2008年成立,从web1.0到web2.0,投资了近300家企业,大部分与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相关,在过去14年我们成功跨越了多个经济变革和技术迭代的周期,时下我们认为互联网即将迈入“共建-共享”的3.0时代,而下一代互联网的两个基础产业链一个是面向新交互、新体验的元宇宙(metaverse),一个是面向新生产关系、新数字资产的区块链(blockchain),

2015年,华映开始关注和布局元宇宙产业,从最早的meta收购Oculus,到行业经历资本寒冬,再到元宇宙概念的提出再次成为资本热点布局的赛道,在过去的几年先后在底层算力、终端输入/输出设备、内容层、应用层进行布局,已经初步形成一套生态打法。

2021年VR整体出货量超过千万台,2022年预计超过1500万台,AR上游技术栈不断成熟,波导和显示技术达到了可量产的良率和效果,quest pro 引领MR发展,进一步拓宽了应用场景和想象力,随之而来的2023年Apple可能推出第一代头显产品。

行业已经走出幻灭期到达爆发的拐点,这是我们目前积极布局元宇宙产业并设立专项基金的原因,相信在未来的3到5年将诞生一批非常有潜力、成长性、创新力的企业,不仅仅是在AVR方向上,更在面向各个行业的泛元宇宙领域。

钛媒体创投家:元宇宙概念下细分赛道非常多,华映资本的元宇宙基金重点投资哪些赛道?

朱彤:没有局限于某一个细分领域,元宇宙产业基金采用的是“一纵一横”投资策略, “纵向”将围绕从底层算力、显示技术、光学方案、新型交互技术、体感技术、通信技术、渲染引擎的技术创新进行布局;“横向”将围绕基于技术创新、强调模式创新的内容层、行业应用层进行布局,实现“元宇宙+”赋能到各个产业当中,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

钛媒体创投家:能分享一个华映资本在元宇宙方向的投资案例么,以及当时为什么投资?

朱彤:2017年华映资本A轮投资了众趣科技,这家企业自主研发数字孪生AI 3D视觉算法与互联网三维VR渲染技术,为房地产、建筑、游戏VR/AR提供三维重建服务。

众趣科技属于3D VR数字孪生头部企业,在3D空间信息采集、

视觉算法及支撑云服务的系统解决方案具有强技术领先性;商业模式以云服务为主体,毛利高且未来持续现金流良好;而且随着不断积累的3D数据,形成数据壁垒。

投资众趣科技,是因为我们认为视觉信息由2D向3D发展是大势所趋,3D视觉信息获取及计算性能的提高、VRAR的发展让3D视觉应用普及速度大幅提高。

钛媒体创投家:您所观察到的元宇宙概念里,不同细分赛道发展的进度如何?处于怎样的阶段?是否可以举例说明?

朱彤:如果是“泛元宇宙”的概念的话,其内涵是非常丰富的。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是现实技术的融合,腾讯的元宇宙是数字世界,我认为的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中“新体验”的终极呈现形态,这种新体验包含了丰富性、开放性、社交性、经济性、沉浸性、智能性,如果得以实现就需要各领域系统性的技术和应用的创新。

从技术栈的角度看,包括光学、芯片、传感器、通信技术、显示技术、交互技术等等。总体上来说,到目前为止综合技术栈基本满足消费级、应用级产品的铺量门槛,也就是在体验、成本、内容丰富度上达到用户、客户愿意去购买并使用的阶段。

但是在体验的效果、内容的质量、可交互性上,存在明显不足,各细分技术栈仍有非常大的创新迭代空间,比如目前的波导技术在良率、光能利用率,视场角上还有比较大的优化空间,甚至替代性技术等。

未来5到10年,技术创新仍将持续,将围绕“高体验+低功耗+低成本+小型化+轻量化”这五个方向来开展。我个人认为目前的很多技术方案都是阶段性的过度方案,对于创业者来说,一定要学会和行业一起成长、进化、与时俱进。

从系统和平台看,涉及建模软件、渲染引擎、动捕系统、沉浸交互操作系统、区块链技术等。我们看到了一些不错的团队在开展该领域的创新,但仍然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产品成熟度、营收规模都很有限,商业模式尚需打磨,当然也为后进入的创业者留有窗口机会。

从行业应用的角度看,包括游戏、社交、办公、工业数字孪生、智慧城市、数字资产,及文旅、医疗、教育各行业端到端解决方案等。

目前在各个领域都有比较不错的应用场景,不仅仅是基于AVR头显。今年quest pro的推出,加速了行业应用在MR领域的应用,相信明年随着Apple推出头显产品,AVR应用和内容创业将迎来爆发期。

钛媒体创投家:元宇宙概念之下,已经出现了哪些优秀的公司?

朱彤:行业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未来产业格局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去定义优秀的公司为时尚早。

但拥有以下几个特质的公司会更有机会胜出:第一,掌握具备高壁垒的核心技术;第二,卓越的产品定义及供应链管理能力;第三,在细分行业端到端深度的耦合能力;第四,具备丰富的生态资源、战略资源。

钛媒体创投家:后入局的创业者还可以抓住哪些机会?

朱彤技术方向,新入局的创业者应把握颠覆式创新机会,而不是渐进式创新机会,目前对于第二种类型的创业者已经没有很友好的窗口期。

应用方向,看好内容平台和工具方向,基于两点:第一,AVR将迎来C端的爆发,硬件性能和体验逐渐被消费者接纳之后,最大的问题在于好的内容和生产工具,这将成为下一个市场竞争点;第二,AVR全新的交互方式意味着,对创业者而言有巨大的创新机会,基于手机端和PC端的流量入口产品很多有可能被重塑,交互方式要被重新定义。

所以我很期待看到AVR平台上的YouTube、抖音、adobe、facebook类似的产品。

钛媒体创投家:元宇宙概念里,哪些场景是最优先实现的?

朱彤:第一是娱乐属性的场景、包括游戏、流媒体内容;第二是效率属性的场景,用以提升学习和工作效率。解放双手的场景如巡检、远程维修等;学习场景如沉浸式教育、企业培训、医疗康复等。

钛媒体创投家:元宇宙的终级体验形态是类似《头号玩家》的场景吗?

朱彤:相信大家对人类未来的生活愿景有不同的描绘,影视作品头号玩家、骇客帝国、西部世界、失控玩家、阿凡达,都给了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

我认为,终极的元宇宙不仅仅是AR、VR或者MR,也包括AI、机器人、脑机等技术的大量应用,元宇宙的魅力在于给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不是一部影视作品可以定义的。(本文首发钛媒体App,编辑 | 郭虹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