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数字藏品交易引发的网络买卖合同纠纷案》看NFT发展

博主:iNFToysiNFToys 2022-12-27 61 0条评论
摘要: NFT作为非同质化代币,因为带有唯一的标识且具有不可分割的特点,使其能够为艺术品在区块链上铸造唯一的身份标识,以证明数字资产的唯一归属权,数字藏品就是NFT的一种。随着越来越多的数...

NFT作为非同质化代币,因为带有唯一的标识且具有不可分割的特点,使其能够为艺术品在区块链上铸造唯一的身份标识,以证明数字资产的唯一归属权,数字藏品就是NFT的一种。

《NFT数字藏品交易引发的网络买卖合同纠纷案》看NFT发展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字藏品被高价出售,公众对其兴趣日益高涨。然而很多人在购买NFT数字藏品时都遇到过无法支付或支付系统崩溃的情况。前不久,杭州互联网法院就审理了一起因NFT数字藏品交易引发的信息网络买卖合同纠纷案(以下简称“本案”)。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在对比杭州互联网法院4月份裁决的NFT侵权首例案件的基础上有哪些改变。

本案回顾

被告杭州某数字技术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运营有专门从事数字艺术品销售的电商平台,原告王某(化名)是该平台用户。

原告王某诉称,他抢购了一份A公司发售的“NFT数字藏品盲盒”,在填写手机号及个人信息后付款999元。但A公司一直未予发货并强制退款给王某。王某认为,A公司此举侵害其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A公司履行合同,如不能履行,则赔偿其损失99999元。

被告A公司辩称,平台在发售商品前发布了抢购公告并载明注意事项。因王某在下单时填写的手机号及身份证号的部分数字与实际信息不符,A公司将王某支付的款项予以退还,属于行使合同约定解除权的具体表现。

最终,法院驳回了王某的诉讼请求。

本案对NFT数字藏品性质的认定

本案中,法院认为NFT数字藏品具有财产客体的稀缺性、可支配性、可交易性特征,同时还具有网络财产的网络性、技术性、合法性的特征,是受我国法律保护的。

具体体现如下:

NFT数字作品属于典型的NFT数字资产,是将数字作品上传NFT交易平台并铸造NFT后进行流通的数字内容。

当一件数字作品以NFT形式存在于交易平台上时,由于数字作品数量的限量性和区块链节点之间的信任和共识机制,从而产生特定性、稀缺性、价值性等效果。NFT数字作品以数据代码形式存在于空间且具备价值属性时,已具有数字商品属性;同时也具备一定的独立性、特定性和支配性,符合财产的基本特征,属于财产范畴。

本案中的交易表现为通过互联网信息销售数字商品的经营活动,属于电子商务范畴,受《电子商务法》规制。

本案与首例案件对比分析

首例案件中,法官认为NFT数字藏品是一种数字商品,是一种特殊的物品。我国《民法典》中物权编在定义所有权时,将其规定为“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即对物品的支配处分权。所以这里的NFT数字藏品的交易产生的法律效果表现为所有权的转移。

本案中,法官认为NFT数字藏品是一种特殊的网络财产,属于财产权客体范畴,以此为标的的买卖合同有效,合同双方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NFT数字作品交易中转让的对象本质上是一种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性权益而非财产权利,NFT数字作品购买者无法直接获得该数字作品,其享有的权利实际上主要表现为“所有权身份”和二次交易时的支配权。

因为NFT数字作品被特定化为数字资产后,呈现出一定的投资和收藏价值属性,并具有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权益。NFT交易本质上是以数字化内容为交易对象的转让关系,购买者所获得的不是对数字财产的使用许可,也不是知识产权的转让,而是一项财产性权益。

《NFT数字藏品交易引发的网络买卖合同纠纷案》看NFT发展

NFT作为数字藏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数字藏品在区块链上唯一的数字凭证,赋予了数字藏品特殊的交易价值,使其区别于一般的数字作品。从本案的判决来看,我国司法机关对NFT数字藏品认知有明显进步,一定程度上为我国数藏行业存在的合法性打下基石,利好行业发展。

全球NFT数字艺术品交易市场掀起了新的经济发展浪潮,在满足收藏需求的同时也促进了文创市场的繁荣。作为区块链技术下的新兴应用场景,NFT数字藏品具有非同质化特征。同时其背后的智能合约技术使得其初始发行者、发行日期以及未来每一次流转信息都可追溯且不可篡改,所以能更精准高效地计算NFT数字藏品交易中的违约损失。

当然,数字藏品也并非NFT的唯一使用场景,NFT在未来将广泛应用于土地、游戏、社交、音乐等元宇宙空间,从而赋能各行业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正因如此,NFT产业的成熟和定型仍需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社会各方共同携手贡献智慧和力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