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 | NFT平台积分玩法迭出,法律红线值得警惕

博主:iNFToysiNFToys 2022-12-22 54 0条评论
摘要: Web3的构建离不开数字代币作为流通凭证的支持,因货币的流动不融于我国现行法律秩序,有志于构建元宇宙的数藏平台多选择构建积分体系以应对监管。但名称只是形式,公法更重实质,积分体系无...

Web3的构建离不开数字代币作为流通凭证的支持,因货币的流动不融于我国现行法律秩序,有志于构建元宇宙的数藏平台多选择构建积分体系以应对监管。但名称只是形式,公法更重实质,积分体系无法完全隔绝法律风险,笔者拟从代币监管、网络赌博以及DAO的视角对NFT平台的积分玩法作出讨论,试探索行为边界,供各位读者参考。

防范积分成为代币

2017年9月4日,多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将代币发行融资行为定义为“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虽公告出台背景是币圈的ICO层出不穷,但从前述文义不难看出: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货币与代币并不完全等同,代币不以上链为必要条件,融资主体发售的可在市场上流通的代币均可被理解为公告拟规制的范畴。因此,发行代币型积分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经营等多项刑事犯罪。

那么,如何避免积分被认定为代币呢?

我们不妨从公告的立法目的考虑,公告所否定的是行为替代货币当局,发布在市场可流通的一般等价物的行为。换言之,判定积分是否为代币,关键看积分有无在市场流通、充当货币的可能

我们需要进一步理解市场流通性等代币特征,权威机构发布的文章有助于理解。为此,笔者结合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局长在《切实加强货币监管,牢牢维护国家货币发行权》的部分表述,对NFT平台积分的应用提供如下行为边界:

第一,积分不能和人民币进行双向兑换,即“人民币兑换为积分、积分兑换为人民币”,这两项通道不得同时存在;

第二,应当控制积分的适用范围,积分的使用范围须在限于NFT平台内部,不同主体之间不能通用,消费者之间不能相互转让;

第三,限制持有收益,NFT平台不可为持有积分行为附加任何形式的收益。

谨防积分成为赌博筹码

带有投资色彩的买卖行为总与赌博息息相关,就以NFT数字藏品盲盒抽奖的发售模式来说,如平台设计空盒与明显高于售价的金钱或其他形式实物作为盲盒抽奖对象的,该经营模式便异化为开设网络赌场的犯罪行为。

结合实践情况,笔者判断大多NFT平台积分的主要用途有二,一是作为元宇宙空间的代币,支撑玩法;二是用于回收已售出的NFT数字藏品,提供赋能。积分作为代币相关的行为边界在前文已做论述,而赌博的行为边界则与NFT平台创建的积分玩法相关,笔者结合前述积分应用的边界就赌博犯罪的合规问题总结如下:

第一,兑换积分途径。开设赌场罪等赌博类犯罪构成的前提之一是参与者可以用法币参与赌博获取财物。如若积分无法用法币兑换,仅通过免费赠与而产生的,从刑法红线来看,平台可以使用该等免费积分举办具有赌博性质的活动,甚至可以允许胜利者获取财物。

值得注意,实务中常出现NFT平台“售卖商品,赠与积分”的做法,如若绝大部分用户不以获得相应商品为目的或商品本身无价值的,购买商品的价款有可能被认定是兑换积分的价款,如此一来,该等积分的使用应当被严格限制。

第二,积分使用途径。开设赌场罪的积分用途通常为网络赌博的“赌注”,但并非所有经营网络赌博活动的行为都构成犯罪:入罪与否的关键要看赌博活动是否能否产生直接的财物与经济收益

如若用户无法使用积分通过某种机制兑换财物或经济收益的,纵使积分可用法币直接兑换,NFT平台构建存在赌博性质活动的行为也不会构成开设赌场罪。因为在积分出口被严格限制的情况下,平台的射幸活动将与“欢乐斗地主”等网络游戏无异,不会承担刑事责任

当然,如若NFT平台提供的线上活动被认定为“网络游戏”,游戏币用于赌博亦存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等监管规范,本文不作展开。

NFT平台积分构建DAO的探索

因我国法律法规对货币的ICO持否定态度,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在国内的探索举步维艰。但伴随NFT数藏行业步入正轨,积分成为多家平台探索DAO的关键。

相较于发售分享平台经营收益权、具有明显利诱性的“创世藏品”NFT,为避免涉嫌非法集资,部分NFT平台选择以积分作为治理权限的凭证,而又将积分的获取与NFT的购买相绑定。试举某知名互联网企业名下NFT平台的玩法:用户消耗治理权限投票,如票数足够支撑项目成立,投赞成票的用户可以分享已披露的部分项目金钱收益。

虽然为用户提供金钱收益的做法容易触碰金融刑法的红线,但如若在如实披露收益机制、经营合法且真实项目、不做收益预测与承诺的基础上,笔者认为,利用NFT平台积分探索DAO的国内合法途径是存在论证空间的,如:平台可以控制治理收益不超过购买NFT价格以避免利诱性与金融理财产品的认定,又或:确保NFT的价值与售卖价格相当,以积分为免费赠与为由合法化其用途,再如:限制平台积分的流转,避免场外炒作积分与治理项目收益的情形出现等

总而言之

清退潮的出现使得单纯发售NFT的经营模式很难延续,互联网平台积分的兴盛丰富了NFT平台的玩法,但也增加了平台的刑法风险。坦诚的讲,合规与运营在很多场景中存在冲突,如何配合运营思路的落地,是我们律师必须面对的问题,而如何勉强控制风险在红线内,大概是金融科技行业永远的迷思。

作者:王征驰 律师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杭州办公室

联络邮箱:wang.zhengchi@dentons.com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