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博主:iNFToysiNFToys 2022-12-19 214 0条评论
摘要: NFT一场 NFT 市场上的崩盘,给人们带来了时空湮灭的无序感。当部分人眼中的“金融骗局”黯然收场时,去定位个人在艺术生长周期中的位置,显得愈发困难。NFT,它究竟是落入平庸的数字...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NFT

一场 NFT 市场上的崩盘,给人们带来了时空湮灭的无序感。当部分人眼中的“金融骗局”黯然收场时,去定位个人在艺术生长周期中的位置,显得愈发困难。

NFT,它究竟是落入平庸的数字艺术,还是被操控的艺术骗局?渗透进数字艺术史、身体空间、艺术独立精神和当代情绪——艺术和加密货币有着更为复杂的关系。市场炒作长日将尽,未来的 NFT 又将走向何方?

在此,数字艺术界的6位领军人物谈了谈这波崩盘的具体影响和 NFT 的未来。 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综合编译报道。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Beeple的拼贴:《每天-前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卖会上售出

从佳士得(Christie’s)以69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起,时间已过去了18个月;由彭博社报道 NFT 艺术市场创下170亿美元的高点以来,几乎已经过去一年了。如今,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这是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崩溃的另一个牺牲品,加密货币已经被抹去了超过2万亿美元的价值

第三大集中式加密货币交易中心 FTX 的倒闭增加了加密货币和 NFT 的不确定性。艺术界的一些人对此抱有一定程度的幸灾乐祸——他们认为 NFT 至多不过是平庸的艺术,且很可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金融骗局。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FTX创始人萨姆·班克曼-弗里德(SamBankman-Fried)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

直面金钱

亚历克斯·埃斯特里克(Alex Estorick,网络杂志《Right Click Save》的主编)强调了这一次 NFT 崩溃对于数字艺术史的意义,他认为在数字艺术史上,NFT 第一个“透明化”了艺术和金钱的关系

" 这不是第一次加密货币崩溃,但引人注目的是在这次崩溃中,群体投入的力量,这股力量用批判性的框架取代了炒作,将 NFT 真正置于生成艺术和数字艺术的历史中。

目前的发展存在于比2012年更久远的历史中。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编写了指令或算法,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则专注于将计算机作为生产和自动输出的工具。早期的计算机艺术家如维拉·莫尔纳(VeraMolnár)弗里德·纳克(Frieder Nake)曼弗雷德·莫尔(Manfred Mohr) 同时也在制作生成艺术,但他们被主流艺术界所忽视。"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维纳斯》1985 安迪·沃霍尔 数码生成绘画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维拉·莫尔纳的生成艺术,于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

" 也许,NFT 最大的贡献之一是使艺术和金钱之间的关系变得透明。这是一个巨大的安慰,因为从历史上看,当代艺术或是掩盖了这种关系,或是将其迷信化——艺术作为一种金融工具的想法远非新鲜事物。"

妮可·赛尔斯·贾尔斯(Nicole Sales Giles)以佳士得的数字艺术销售总监的视角,提出 NFT 变得“纯粹化”可能正好迎合了新的买方需求:

" 加密货币的低迷肯定对我们艺术品销量产生了影响。但从长远来看,如果这个低迷使得更少的人为了纯粹的投资而购买,那就是一个积极的现象。我们看到,人们在某件艺术品或项目是否会升值方面的'赌博'减少了,而更多关注于'为艺术而艺术'。

NFT 肯定会带来新的客户,在佳士得3.0(佳士得拍卖行的 NFT 平台)的首次拍卖中,70%的买家是新客户。他们也在跨越品类,去购买我们其他类别的东西,特别是我们的一些奢侈品类别,如葡萄酒和手表。收藏家通常在某种数字化环境中非常成功,无论是加密货币、区块链还是更传统的技术。

有一些伟大的艺术家在做 NFT,但就个人而言,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关心什么是所谓的艺术。从佳士得的角度来看,我们总是专注于为市场带来最高端的奢侈品,无论客户想收藏什么类别的产品。"

升值还是体验情境?

史蒂芬·萨克斯(Steven Sacks,bitforms画廊的创始人),提供了一个较为悲观和批判的角度,来看待这20年来的NFT市场:

" NFT 的爆炸性增长是这20年来商业世界中发生的最具颠覆性的事件。在展览和销售媒体艺术时,我们有一个历史背景和注重艺术体验的情境:作品如何呈现,艺术家呈现作品的意图是什么。起初,我们悲观地预料,这20年来所做的一切都会随着人们无限地购买 JPEG(电子图像)和在他们的手机上不停建立收藏库而土崩瓦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主要的动机是:NFT什么时候会升值?我什么时候才能转卖它?他们并非因为情感上的联系——艺术品自身严谨的概念或者折射出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意义——而选择去购买。

最初,我认为 NFT 主要是为艺术家们提供了一个向新型而庞大的观众群体推广艺术作品的工具,因为在NFT之前,媒体艺术的市场相对较小。而后来发现,我也能够通过NFT发现有趣的艺术家。我们画廊旗下的一位艺术家,雷菲克·阿纳多尔(Refik Anadol)在 NFT 市场上取得了爆炸式的成功,他也希望与美术界和数字领域的知名艺术家建立联系。许多NFT艺术家开始关心真实的物理空间的价值,并让他们的作品以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方式呈现——这才是他们发展的方式,而不是围绕着在手机上拥有一个艺术收藏库而狂热。"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雷菲克·阿纳多 《无人监管》Unsupervised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 我们对媒体艺术的历史严重缺乏了解。当一个20岁的人的作品可以卖到伟大的媒体艺术先驱的许多倍时,我们看到的是目前价值体系中的破败。"

萨宾·希梅尔斯巴赫(Sabine Himmelsbach)是巴塞尔 HEK(House of Electronic Arts 电子艺术之家)的艺术总监。他认为,有趣的艺术应反映当代性,反映了它所处的时代情绪与历史空间:

" 实际上,我很高兴加密货币出现了崩溃,这意味着炒作的时期终于结束。自从NFT开始火爆以来,特别是自从Beeple作品销售以来,每个人都在谈论钱,而不是作品的质量。我希望现在我们能更多地讨论不同NFT作品背后的美学和思想。

许多NFT将电子图像与智能的概念捆绑在一起,这本身并不有趣。我对那些深入研究区块链内在可能性的艺术家更感兴趣。媒体技术对社会有着巨大的影响——例如对隐私、监控、身份政治和深层假象等问题。艺术家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互联网和计算机,将其作为作品的媒介和传播的新工具。通过区块链,艺术家们再次尝试塑造和批判这些新空间。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段历史。关于NFT的最有问题的事情可能是,很多人认为它们是 “数字艺术”,而没有意识到还有很多不同维度的东西需要了解。"

需要降噪

杰森·贝利(Jason Bailey)是 NFT 俱乐部的创始人,他提到:

" 去年,我对那些在传统艺术界的许多朋友感到失望。因为,他们没有拥抱一个可能是人类历史上表现艺术兴趣的最大展示机会。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扭转,部分原因是这次的崩溃。噪音开始消散,所有这些疯狂的故事——六岁的孩子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或者一只无聊的猴子被偷了——正在平息下来。

传统艺术界不会支持NFT的叙述形式——特别是那些花了几十年时间将数字艺术打造为一种可行的、受人尊敬的形式的艺术家们——这是可以理解的。现在,我们看到 NFT 与传统艺术界发展出一种更友好的关系。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发布了一份 NFT,不是为了获得金钱,而是真诚地表明她明白了 NFT 发展的重点。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发布的 NFT 更注重艺术家的权利,也更关注 NFT 和二级版税可以为艺术家群体做什么。"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英雄》(TheHero,2001)剧照,这部电影在 Tezos 区块链变成 NFT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弗兰克·斯特拉的新NFT带有印刷他的艺术作品的权利,卖家可以通过3D打印得到一件或多件数字雕塑

" 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NFT 的世界不是单一的。媒体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它倾向于最喧嚣和最离谱的故事。但NFT只是正在发生宏大叙事中的一个小部分——一个由艺术家组成的全球社区,他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市场,他们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更加公平和有力量,仅此而已。而这与市场上的收藏倾向、投机性的一面完全不同。"

NFT与独立精神

安德烈·塞拉诺 Andres Serrano,美国摄影艺术家)在与 Artlyst(英国领先的艺术信息网站)的访谈中提及了艺术的独立信仰和 NFT 的关系。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安德烈与他的作品《尿浸基督》

安德烈·塞拉诺,1950年出生于纽约市。他从1967年到1969年在布鲁克林博物馆艺术学校学习,在那里他学习绘画和雕塑。在作品成熟阶段,塞拉诺主要用极具对抗性和挑战性的摄影作品,处理死亡、信仰、性和体液的普遍主题。安德烈的作品《尿浸基督》(Piss Christ,1987年)将他的艺术推向了关于艺术表达多样化、独立化与艺术的公共资金的争议和辩论中。近期,他又做了《尿浸基督》的 NFT,以艺术家的立场与精神信仰发起对话。

" 我不认为 NFT 是昙花一现,因为太多的人投入了这么多的时间、金钱、创造力和技术,它不可能是昙花一现。此外,如果它是在区块链上,它不应该是永远存在的吗?

我想《尿浸基督》做成NFT对我有着重要意义,这是它诞生的35周年,我想把它作为一个纪念和庆祝。当然它是一张照片——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教我,任何东西,包括照片,都可以是一件艺术作品,这是来自于现成品的独立与自在。"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杜尚 《手提箱》Suitcase (内部有各种复制品和照片)1935-1941

" 关于艺术品的正面和负面影响——你不可能有一个而没有另一个。好的不能没有坏的,而神圣的就不能没有亵渎的问题是,哪个是哪个?每个人对此都有自己的想法——这是属于个体的且自在的。个体的独立会受到很多东西的威胁,包括那些不了解你的人。有些人不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是你。对很多人来说,艺术是一种信仰。他们做它,买它,用它,好像没有明天。你不能得到比这更多的精神意义。《尿浸基督》是一个精神性的作品,而我是一个有信仰的艺术家。

梵蒂冈的收藏有一个区域专门用于当代或现代艺术,他们说他们想建立一个NFT画廊来'使艺术更加多样化和独立'。现在是他们考虑收购《尿浸基督》的时候了。"

随着公众对于加密货币金钱价值上的热情消散,NFT 在未来也许更加注重情境的体验,也与更多的物理与心理空间建立起联系;对于艺术家来说,NFT 也正在构建起一种场域——与信仰、传统艺术界能自在沟通的空间,以及二级版税打开的艺术交流的新场所。而作为一种数字艺术,NFT 涉及的身份政治、媒体道德、公共与隐私、真实与假象、中心与边缘等领域还有待开发。投机的世界似乎坠落了,一个全新的 NFT 时代也许才刚刚开始。

凤凰艺术 | 当 NFT 市值跌破5亿美元,崩盘之后能否卷土重来?

(凤凰艺术 综合报道 编译/编辑/袁久久 责编/ dbk)

凤凰艺术

最具影响力的全球艺术对话平台

艺术|展览|对话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1974004697@qq.com。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