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在中国:合规发展从底层开始

博主:iNFToysiNFToys 2022-12-17 81 0条评论
摘要: 从 2021 年 3 月,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卖行以 693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NFT...

从 2021 年 3 月,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卖行以 693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NFT 热潮的序幕就此正式拉开,国内的 NFT 热浪随之而来。

国内最早布局这一领域并引起广泛关注的是几家互联网头部企业: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在「蚂蚁链粉丝粒」的支付宝小程序上全球限量发布了 16000 件名为「敦煌飞天」和「九色鹿」两款 NFT 皮肤;腾讯随后也上线了国内首个 NFT 交易 App 并取名为「幻核」,首期限量发行 300 枚「十三邀」的黑胶唱片 NFT。随后,粉丝粒变身鲸探,幻核则伴随着腾讯的内部调整而告终。

NFT 在中国:合规发展从底层开始

NFT 在中国,合规发展面临挑战

在国内,NFT 有着另一个合规的名称——数字藏品,也成为众多机构推广传播的利器。数字藏品在历史、文化、艺术方面展现出了巨大潜力,在国内得到了高速发展。今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过四羊青铜方尊、西汉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等 4 件国宝级文物的数字藏品,上线即售罄;湖北省博物馆上线的首个数字藏品「越王勾践剑」,限量 1 万把,参与抢购的人数却高达 60 万,半分钟内就被买空。

在数字藏品刚刚爆红时,浙江、江苏、上海、北京等全国多地都推出相关支持政策。这样的热度下,数藏平台更是层出不穷。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主编的《数字藏品应用参考》,截至今年 7 月上旬,国内数藏平台就已超过 700 家,其中还有 50 多家平台具有央媒、国资或上市公司的背景。

数字藏品在这一年来的爆发式增长,让人们看到了这一行业的巨大潜力。然而,与加密行业围绕货币和 NFT 频发争议相似,身为「近亲」的数字藏品也未能独善其身,屡有欺诈、跑路发生,乱象层出不穷。今年 8 月,腾讯旗下幻核宣布暂停数字藏品发行后,数字藏品退款清退的「多米诺骨牌」似乎开始悄然倒下,掀起了数藏平台的「关停退款狂潮」。从 9 月开始,每月都有超过 20 家平台宣布关停及退款,到了 11 月,数字藏品平台清退热度更是只增不减,平均每天都至少有 1 家平台关停。需要注意的是,与幻核的全额退款不同,这些宣布关停的平台,绝大多数退款比例在 5%-50% 不等,意味着用户接受退款将至少遭遇一半的直接经济损失。而一旦不接受退款,用户所购买藏品,也会因为平台服务器的关停无法查看,所谓「永久持有」的宣传口号就成为了赤裸裸的欺诈行为。

NFT 在中国:合规发展从底层开始

数字藏品领域「乱象丛生」,早在今年 4 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起倡议,坚决遏制 NFT 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和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今年已经就规范数字藏品产业健康发展三次先后发布自律要求。

从监管趋势而言,行业标准化不足是数藏行业乱象背后的关键核心点,后续围绕数字化内容知识产权、文化资源体系授权以及平台准入方向的标准化、规范行业发展的文件会逐步细化。而行业合规的监管政策的颁布,可以有效保证行业健康有序良性化发展。同时,作为行业与市场的沟通桥梁,行业自律组织与规范作用将会进一步凸显。

正本清源数字藏品,从底层开始

国际上的 NFT 绝大多数都由公链生成,但由于公链具有不受监管和自由主义的属性,在我国存在合法性的问题。因此,国内的数藏平台基本上都选择了联盟链,而目前的实际情况是,这其中有一些虽然名义上是联盟链,可实际上所有链的节点都由一家公司管理。严格来说,它们非但不能称之为联盟链,甚至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区块链,其本质上依然是一个后台系统,链的安全甚至存续,都完全掌握在一家公司或组织手里,以此为基础的数字藏品在平台关闭服务器后也将随之烟消云散。

所以,平台和用户如果想保证自己的数字资产安全,对区块链基础设施层的选择和接入就尤其重要。除了目前互联网大厂开发的各个区块链平台,一个真正由多方共同治理的链环境或许才是最终的正确答案。在这个多方共建共治的生态中,任何一方的单独意志或是经营问题都不会对整个系统产生影响,其安全性与永续存在的可能性,都要远胜仅由一家公司控制的链。而这样的链环境上创建的 NFT 或数字藏品,其安全也更有保障。

例如于今年年初推出的 BSN-DDC 基础网络(DDC:Distributed Digital Certificate 即分布式数字凭证),基于 BSN 网络构建(BSN 是由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中国银联和红枣科技共同发起建设的目前全球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网络),目前已支持泰安链、武汉链、文昌链、中移链这 4 条开放联盟链网络,通过部署具备跨链机制的 BSN 官方 DDC 智能合约,可向平台方提供快速接入服务,使其灵活地对 DDC/NFT 的生成、更新、转移和销毁进行管理。DDC 网络基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云基础设施构建,将在全国各大城市邀请不同的企业或组织共同建设城市算力中心节点。这将是一个真正的由多方共同参与和治理的区块链网络。DDC 网络还将支持所有开放联盟链之间的 DDC 跨链流转,并且允许第三方在满足条件的前提下,在 BSN 之外建立这些 DDC 开放联盟链的外部节点。因此,当用户持有的 DDC/NFT 是为 BSN 官方 DDC 合约生成,且自己管理私钥,即使使用该网络中的某一家数藏平台方出现问题,也能将用户所有的 DDC 转移到另外一家正常经营的平台方名下,或直接通过官方 DDC 保管箱自主进行管理,以保证其长期安全存在。

NFT 在中国:合规发展从底层开始

为保证技术多元性和持久稳定运行,DDC 网络未来将由泰安链、武汉链、文昌链、中移链、广元链、遵义链、唐山链等十数条各具特色的开放联盟链组成,每条链由其技术方直接经营并提供基础支撑和优化迭代。DDC 网络不直接向个人用户提供服务,而是向有相关业务需求的平台方提供极其便捷的网络接入服务,并以极低的成本提供相关服务。此外,DDC 网络上的所有交易的能量值消耗均通过人民币充值完成,生成一个 DDC 的成本仅需 1 元。同时,DDC 网络上的所有开放联盟链均保持极高的透明性,任何平台方和用户均可以通过相关接口或区块链浏览器查询所有智能合约和公开性数据的详细信息。

安全合规、多链架构、快捷上链、弹性计费、互联互通等诸多优点让 BSN 开放联盟链备受关注,受了众多数藏平台的青睐,如乾坤数藏、中藏、稀象、蒙自艺术、3D 元宇宙、虎元元、数藏中国、河洛、千寻数藏、数字艺术 ADC 等等。而在开放联盟链网络中,基于以太坊技术进行构建的武汉链,通过 BSN 提供中国唯一合法合规的以太坊区块链访问,已进行了本土化合规改造,去掉了代币的金融交易属性。另外,武汉链可无缝兼容以太坊生态的智能合约应用,如 ERC721 和 ERC1155 等应用。因此,平台方基于 BSN 武汉链构建数藏应用,将有天然的迁移和学习成本低,以及庞大的以太坊生态工具作支撑等优势。

开发一个数藏平台,除了要选择一条合规的区块链网络作为数藏存储的载体,还要构建相应的应用平台,可以是网站、APP、小程序或者公众号等等,其中网页和 APP 最为主流。从法规方面来说,虽然现阶段数藏监管的具体政策还未落地,但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之下,合法合规开展相关业务仍需获取相关资质与许可。其中,通过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系统进行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是必不可少的步骤,《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也基本都需要办理,平台根据其业务需要还应当考虑申请《拍卖经营批准证书》《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及艺术品经营活动备案。而数藏发行方则只需选择国内合规的知名数藏平台,且平台的基础设施最好选用的是有一定国家公信力背书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如上述提到的 BSN-DDC 网络等。

数藏的未来发展

NFT 在中国:合规发展从底层开始

通过赋予唯一的区块链编号,数字藏品最大限度地保护数字内容创造者的权益,进而激发创造者的热情。

尽管我国文化底蕴深厚,但缺乏市场机制盘活文化资源与市场,数字藏品是该领域的创新代表。另一方面,数字藏品不仅与时下元宇宙热门话题相呼应,更为品牌营销开创了新表达,目前已有众多品牌开始尝试通过数藏创新玩法输出品牌理念,达到降本增效的效果。此外,数字藏品可追溯、不可篡改、可确权等特性与当下我国数字文创内容产业的发展不谋而合,尤其是在我国文化数字化战略大背景下,数字藏品有利于推动文化交流。

未来优质的文化 IP 将成为数字藏品市场的稀缺资源,也将成为不同数字藏品平台竞争的主要阵地。

实际上,除了艺术类收藏品,DDC/NFT 可以更广泛地应用在品牌营销、凭证、票证、账户管理、知识产权等细分领域方向。如将其用于品牌特殊权限与许可的凭证,建立在同一基础设施上的多个行业的品牌之间还能联名合作,不同 IP 在进行交互时,也将给用户带来全新、独特的数字及现实体验。再往下发展,或许还将在元宇宙中的数字时尚、人服务中得到应用。此外,DDC/NFT 在政务端拥有广阔应用前景,可作为未来公共网络基础设施中的单体数据库出现,或将推动私域化数据向公域、前端可验证转移。

就数藏行业的长远发展来看,行业合规的监管政策需要快速落地并不断完善优化,以此避免行业风险,保证行业健康有序良性化发展。当前数藏行业的乱象主要集中在「二级市场」、「炒作」这两个关键点,当前数字藏品的购买者更看重增值性与盈利性,因此数字藏品现仍处于炒作阶段。后续数字藏品行业会走向健康发展还是迈入监管关停,核心是需找到可支撑商业逻辑的业务需求,未来半年到一年将会是行业存亡的关键阶段。

而要想平衡数藏价值与炒作,关键是挖掘可持续发展的商业闭环。艺术文化的价值因人而异,不能简单以使用价值去衡量。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新型可确权、可追溯的文化消费形式,与当下 Z 世代的消费理念和市场需求是高度契合的,也因而在市场引发了较高的关注度。在这种关注之下,市场将会自发推动技术的发展与创新。从这一角度而言,数字藏品的火热吸引了更多的价值创造者进入数字产品领域,此点对于数字转型和新消费的升级起到了非常正向的作用,但同时也应警惕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现状。而对于藏品本身的价值,其依托于文化价值属性以及其背后的实物资产价值,其价值若出现严重背离,无疑还是只会落入炒作的窠臼。

来源:PANew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