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社交平台“长毛象”创始人:希望能取代推特

博主:iNFToysiNFToys 2022-12-16 52 0条评论
摘要: ·自从马斯克收购推特以来,长毛象的活跃用户数量从30万飙升至260万。这个去中心化社交平台更像一个独立社交网络的联盟,没有人工智能算法驱动的内容审核功能,禁止广告,拒绝商业化。·推...

·自从马斯克收购推特以来,长毛象的活跃用户数量从30万飙升至260万。这个去中心化社交平台更像一个独立社交网络的联盟,没有人工智能算法驱动的内容审核功能,禁止广告,拒绝商业化。

·推特采取非常美国化的观点,认为言论自由凌驾于其它权利之上,而长毛象的基本规则反映了欧洲对人类尊严的重视,禁止仇恨言论、性别歧视、种族主义、恐跨性别言论和恐同言论。

六年前,29岁的德国软件开发者尤金·罗奇科(Eugen Rochko)出于对美国社交网络平台的失望而开发了推特的竞品“长毛象(Mastodon)”,最近,当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收购推特引发混乱局面后,大量用户开始寻找替代品,长毛象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熟悉却并不完全相同的救生筏。

自从马斯克收购推特以来,长毛象的活跃用户数量从30万飙升至260万。众筹网站上其受捐额增加了两倍多。罗奇科近日在接受《财富》专访时说:“我只希望这一趋势继续下去,我们能够吸引并吸收推特拥有的活跃用户。”“我不清楚推特是不是已经濒临死亡,但我们肯定希望有一天能够发展到它的规模,并取而代之。”

大量用户的涌入助长了罗奇科的雄心壮志,但这位创始人兼CEO正在采取一种与马斯克截然相反的方式来发展他的去中心化平台 :禁止仇恨言论,禁止广告,拒绝商业化,并放弃对网络的实体控制。目前他仍是长毛象唯一的全职员工。

去中心化社交平台“长毛象”创始人:希望能取代推特

长毛象创始人兼CEO尤金·罗奇科(Eugen Rochko)。

非Web 3.0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

最近几周,英国演员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和编剧大师尼尔·盖曼(Neil Gaiman)等知名推特用户已经放弃了马斯克的平台,转而使用长毛象。

虽然已经获得了名人背书和一些对主流民众的吸引力,但长毛象和推特并不怎么相似。

与推特和脸书不同,长毛象没有人工智能(AI)算法驱动的内容审核功能,所有这些工作都由人类志愿者完成。大部分的软件开发工作也是如此。它也没有广告,品牌方无法付费推广内容。

实际上,与那些中心化服务不同,长毛象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交网络,而是一个运行相同代码并可互操作的独立社交网络的联盟。用户可以注册一个长毛象的instance服务器,它为特定的用户社区服务,具备符合用户喜好的特定内容审核规则。用户还可以关注其它instance上的人,或者在被称为Fediverse(联邦宇宙)的联盟平台上搜索标签主题来浏览内容。

长毛象上有美食和葡萄酒爱好者、数学家(称为Mathstodon)和保健工作者,甚至前推特员工也建立了自己的instance,名为Macaw。

如今在Fediverse上大约有7600个instance,而在此之前仅有2000多个。罗奇科说,得益于该平台的去中心化扩张方法,长毛象能够处理突然涌入的用户,因为每个instance自行负责各自的内容审核工作,既可保证服务质量,又能保护用户免受骚扰和垃圾邮件的影响。他说:“我们希望不同的管理员可以共同承担这一负荷,以使一切保持公平和可控。”

罗奇科将这种去中心化架构与最近NFT(非同质化通证)和加密货币拥趸使用的术语区分开来,并为长毛象正在“证明没有使用任何Web 3.0技术也可以达成去中心化”而感到自豪。

去中心化社交平台“长毛象”创始人:希望能取代推特

自从马斯克收购推特以来,长毛象的活跃用户数量从30万飙升至260万。

推特已摇摇欲坠

罗奇科1993年出生于俄罗斯,父母是犹太人。2005年他随父母去了德国,曾在耶拿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他从10岁左右就开始使用Gargron这个名字,是gargoyle(石像鬼)和dragon(龙)两个单词的合成词。现在他在长毛象上也叫这个名字。

罗奇科2016年创立了长毛象,因为他对推特禁止外部开发人员在其平台上创建服务感到失望,并对其未来感到担忧。

“推特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否能度过财务危机,或者是否会被卖给迪士尼或(硅谷大腕)彼得·泰尔或其他人。”他说,“推特推翻了他们打造开放应用生态系统的政策,开始关闭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很明显,这是一个由企业控制的私人平台,很容易成为一个单点故障。我认为如此重要的东西不应该被单独某一家企业掌握。”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长毛象只不过是一个有趣的小众项目,用户多数为极客。它一直是推动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最成功项目,但不太会对拥有超过4亿月活用户的推特构成威胁。正如罗奇科2016年在Hacker News论坛上向开发者展示长毛象时所说:“这不是一个初创公司。它是一个开源项目。推特和脸书很可能会赢,但人们应该有一个可行的选择。另外,说实话,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项目。”

罗奇科承认,随着长毛象的发展,该项目变得更加严肃了。“当你的事业成为你赖以生存的生计时,就很难单纯把它当作乐趣了。”罗奇科说,“很多人依赖我正在做的事情......不过仍然有一些有趣的部分。我本质上是一名软件开发者,当我开发新功能时,我很快乐。但尤其是最近,还有很多其它CEO方面的工作要做,我没法再完全专注于软件开发了。我现在必须身兼多职。”

除了罗奇科之外,在德国注册的长毛象非营利组织还雇佣了少数合同工和代理商,负责处理应用程序开发、用户体验设计和财务工作。罗奇科正在计划雇用更多员工,“以减轻我的一些负担。”

目前,众筹网站Patreon上对长毛象的捐款已经从每月7000美元跃升至30000美元,招聘新员工也变得更加容易。其它一些著名的科技项目,如Internet Archive和Raspberry Pi也赞助了长毛象。

“我们可以开始展望未来,然后说,长毛象的年度预算将是这样的。”罗奇科说,“但我的思维模式并不是这样。走一步算一步,我不会提前打如意算盘。现在预算比以前更多,这的确是好事。”

埃隆·马斯克的反面

大众很难避免将罗奇科脚踏实地的行为处事风格与马斯克的风格做对比。

马斯克目前把推特当成了他的个人领地。这位亿万富翁突然解雇了推特的大部分员工,敦促用户在中期选举中投票给共和党人,并且关停了冒充他的账户。所有这些行为都导致部分用户逃离推特。

罗奇科对这种比较持谨慎态度。“如果说要比较银行账户有多少钱——肯定是埃隆·马斯克是这个数,我是另一个数字。不过我认为我的角色和他并不完全一样。”他说,“长毛象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我们对互联网的控制要少得多。我们开发软件,有两台服务器……这两台是由我们控制的。除此之外,我们只能提供建议,并没有控制权。”

“因此,作为一个负责人,我的重要性,比起埃隆·马斯克作为整个推特的负责人的重要性,要小得多。我并不具备与其同等的权力和财务影响力,而且我绝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把自己捧上神坛。我不是公众人物。”罗奇科说。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缺乏控制是开源项目的一个决定性特征。在开源项目中,任何人都可以拿着底层代码自行编写。两个最著名的极右翼社交网络——Gab和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Truth Social都是基于长毛象的代码,但并未融入更广泛的instance网络。Gab曾尝试加入Fediverse ,但其它instance的管理员限制其平台上的用户查看Gab或与之交互,成功将Gab列入了黑名单。Truth Social甚至从未尝试与Fediverse互通。

罗奇科曾多次谴责长毛象上的极右翼分子。他说:“拙劣的演员抢了我们的工作、劳动成果、代码,只想建立他们的孤岛。这让我很不满。”“但话说回来,这只是创建自由和开源软件的副作用,也没得商量。就像制造一辆汽车,我们也无法控制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来驾驶它。”

不过,如果一个instance要加入Fediverse,就必须遵守某些价值观,这些价值观从一开始就被纳入了长毛象社区,并反映了欧洲对基本人权的态度。比如,推特采取非常美国化的观点,认为言论自由凌驾于其它权利之上,而长毛象的基本规则反映了欧洲对人类尊严的重视。长毛象禁止仇恨言论、性别歧视、种族主义、恐跨性别言论和恐同言论。罗奇科说:“长毛象是世界性的,但它更是欧洲制造的。这一次,我们拥有了一个来自欧洲而不是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这是件好事。”

不过,多年来社区规范的逐渐发展超越了长毛象的基本规则。因此,随着大量新用户从推特更加自由的环境涌入,文化冲突势必无法避免。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长毛象的内容警告功能。与推特不同,用户可以在帖子中添加关于政治或种族等主题的内容警告。该功能会隐藏完整的帖子,除非用户点击展开选项。一些instance的管理员鼓励他们的用户使用该功能。一些长毛象的新用户对这些警告感到不满,认为这是对他们言论自由的侵犯。

罗奇科似乎并不赞成这种做法。“我从不觉得有必要对政治或类似话题添加内容警告,我的关注者也从未抱怨过。但我看到有人在长毛象上‘出警’,试图教育别人‘在长毛象我们都这样做’。我觉得这样以偏概全的歪曲行为非常危险。新用户和老用户一样有权利带来他们的表达习惯和文化。”

(本文由田晶晶编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