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观察日记丨出版×数字藏品:炸出来的,不止是水花

博主:iNFToysiNFToys 2022-12-16 67 0条评论
摘要: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出版NFT这一条分支逐渐在中国NFT圈子凸显。自从4月23日世界阅读日开始,中国多家出版机构尝试发行NFT,其中不乏在创意度、审美性和IP稀缺度上领跑...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

出版NFT这一条分支逐渐在中国NFT圈子凸显。自从4月23日世界阅读日开始,中国多家出版机构尝试发行NFT,其中不乏在创意度、审美性和IP稀缺度上领跑的好产品。

NFT赛道的多位投资人都看好出版领域的产品,认为这是目前最有希望形成良好规范的NFT分支,“出版社有版权,有内容,也有大IP,通过用心打造,很有可能带来新的阅读革命。”

更多元的出版形态

出版界涉足NFT,最早源于美国的几大老牌出版机构:

2021年3月,《时代》周刊将自己1956年的杂志封面《太空探索》(Space Exploration)以NFT的方式出售,总售价超过24.9万美元。

2021年3月,《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传媒集团旗下的Quartz与OpenSea合作,以180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该刊第一篇NFT新闻。

2021年3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拍卖了一篇关于NFT的专栏文章——罗斯(Kevin Roose)的《在区块链上购买本专栏文章!》(Buy This Column on the Blockchain!),售价为56万美元。

到2022年,中国出版业开始进军NFT市场:

3月,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打造的出版业首个NFT——“贰拾年·光阴的故事”开售。此间数字藏品,从长江新世纪20年出版物的2000多幅图书封面中,精选出近700幅具有时代代表性的封面,合成一张海报,单价19.9元,限量8888份,上线仅20秒就宣告售罄。

4月,上海,文学杂志《收获》携手六大出版社,推出了首款文学类数字藏品盲盒“无界”。发行方邀请了梁晓声、刘亮程、李敬泽、毕飞宇、郝景芳、蒋方舟等八位作家作为数字产品主体,根据每位作家的个人及作品特色,发行了签名海报和音频两种形式的数字藏品,共1995份。

浙江出版界试水NFT的动作,更加具有功能性:基于内容角度入手。

4月,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面向全球首发《国美之路大典·总卷》数字书签,共10000份,每份29.9元。买家后期将获得阅读高清电子书的权益。

5月起,浙江摄影出版社陆续发行“方国平《非常色》摄影系列数字藏品”,限量5000份,单价19.9元。买家可以观赏高清摄影作品。

NFT观察日记丨出版×数字藏品:炸出来的,不止是水花

更个人化的阅读体验

NFT正创新性地赋予图书一些新特性。

购买出版业NFT产品的买家,所获得的权益,与购买纸质书和电子书,都不同。如果做得足够好,很有可能兼容纸质书与电子书的优点:

购买的纸质书被摆放在私人书柜里,是个人持久拥有的实物;但是如果部头比较大,阅读不一定方便。

传统电子图书,基本解决了随时阅读的需要,同时相比实体精装大部头,价格也有优势;但是只有在亚马逊、苹果、腾讯等平台,读者才能“拥有”和阅读它。如果这些平台停止服务,我们购买的这本电子图书也将消失。

从这个角度讲,基于区块链功能的NFT出版物,除了和电子书一样便携,它能真正成为买家的个人财产。

NFT观察日记丨出版×数字藏品:炸出来的,不止是水花

比如上榜第四期小时数藏口碑榜的《国美之路大典·总卷》数字书签,实体书《国美之路大典》于2018年出版,全套书包括18卷、44册,约1500万字、近2万张图版,原书各卷从新文化、新中国、新时期、新世纪四个不同时段,探寻一条跨世纪的学术文脉,追溯和回顾中国近现代美术创作和教育的发展历程,是中国现代艺术教育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学术梳理。

这套书开本大、价格比较高,多由图书机构收藏。这件NFT的发行方告诉小时测评团,拥有数字藏品的买家,后期将获得阅读高清电子书的权益。

NFT观察日记丨出版×数字藏品:炸出来的,不止是水花

方国平摄影作品《非常色》系列藏品共发行四幅作品,集齐后可获一幅空投奖励。这是其中一幅发售作品《非常色-NO.03》 图片来源:浙江摄影出版社

NFT出版物,也让出版社有机会更好地匹配更广泛读者的消费习惯。

浙江摄影出版社市场部副主任陈西泠以如摄影类出版社举例,“我们社出一本大画册,基于纸张、印刷等等品质上的要求,成本不低,定价可能要两、三百元。”

一方面是价格高,并且可能有的读者就只喜欢(需要)其中几张作品;那么“整本作品”的发行方式,不适合当下最普遍的“短平快”消费模式。

花19.9元购买到“方国平《非常色》摄影系列数字藏品”(单幅)的买家,可以获得这一幅摄影作品的高清图片,可以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于图片的欣赏、分享和个性化消费需求。

“结合消费者的使用感和满足度,既能符合出版社的品味和调性,又降低了消费门槛,数字藏品是一种探索和创新的新方向。”陈西泠说。

更好玩的图书

“出版要符合出版要求,流程是比较长的,节奏总体比较慢,难有非常符合新媒体节奏和特色的内容输出;目前全国几百家出版社,大部分新媒体宣发内容有非常明显的同质化趋向;

出版图书的周期长,有的书籍,消费者从产生消费需求到能够下单到拿到书,可能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不像新媒体上有一个流行事物,立刻就可以进行内容或者实物消费。”

数字藏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这些困境。方法也正是从优质的内容入手。

陈西泠把数字藏品也理解为一种兴趣电商,“通过内容直接抵达受众、进而触发兴趣而消费,这给了出版社机会。”

“出版社是引领精神消费的载体,推荐优质的阅读优秀是义务也是职责。”数字藏品流行后,对有质量内容的生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陈西泠说,接下去的数字藏品发行计划已经启动,浙江摄影出版社将对2020年出版的《中国神奇动物》中的60个神兽,进行IP化开发,这些《山海经》《神异经》里的神奇动物,都会动起来。

NFT观察日记丨出版×数字藏品:炸出来的,不止是水花

图片来源:豆瓣

长期关注NFT赛道的投资人巨然告诉小时数藏测评团,他们目前正在与多家出版社接洽NFT方向的合作,他谈到多个出版NFT可以尝试的新方向:

比如,发行具有差异的NFT图书。

制作并限量发售包含附加章节或替代结尾的NFT图书,也可以制作每一份副本都有变化的NFT图书,这意味着图书阅读者和收藏者会获得真正独一无二的作品。

图书中艺术创作作品的NFT数字版。

美术设计师在为图书设计封面时,往往会提供多份优秀的艺术作品供选择。遗憾的是,纸质图书的印刷性质决定了只有其中之一能够被读者鉴赏。因此,多元的封面设计方案或者精美的插图,可以制作成NFT,以飨读者。

创建新的数字对象。

比如在Mintable上,一位土耳其作家把自己作品中的64000个单词压缩成一个图像,然后出售该NFT图像。

图书数字衍生品NFT。

在数字衍生品方面,NFT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更多。比如,可以出售影响故事情节的NFT。《哈利·波特》设计了数字魔杖,购买者可以使用这件数字对象,帮助解决书中的谜题,或探索第二条故事线。

未来更可以发展数字人。比如科幻题材的图书,可以针对性地打造元宇宙,出售这个数字世界的土地,让读者(数字人)开垦并拓宽疆域;同时在该系列的下一本图书中,纳入新的世界地图和疆土归属。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分享